新闻中心
 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聚焦 >   
多地筹划AMC生“二胎” 对金融牌照“望穿秋水”
2017-04-07 14:28:45
来源:每经网 每经记者 吴林静 每经编辑 宋思艰

截至2016年末,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.51万亿元,不良贷款率1.74%。不良资产,对银行而言也许是“砒霜”,但对资产管理公司而言,也许是“蜜糖”。

不断攀升的不良资产给资产管理公司(AMC)提供了沃土,加之银监会于去年10月放宽“一个省可设立一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”限制,截至2017年3月,全国已有35家地方AMC正式营业,包括山东、浙江、福建、上海、重庆等多个省市开始筹备辖内第二家地方AMC。

3月25日,第二届地方AMC论坛在成都召开,多个地方AMC的代表在会上疾呼,“希望能给我们的资金松松绑”。论坛上发布的《中国地方资产管理行业白皮书(2016)》中亦提到,地方AMC在兴业外汇壮大的过程中面临着融资渠道不畅、缺乏金融牌照等困难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从接近银监会的人士处了解到,“(放宽资金渠道、发放牌照)是个水到渠成的过程”。

地方AMC迅速扩编

自2011年9月起,不良贷款进入上升通道。在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连续22个季度上升、不良贷款率此前连续20个季度上升后,截至2016年末,商业银行的上述两项数据分别达到了1.51万亿元和1.74%。

不良资产规模的迅速扩张和系统性风险的酝酿,华融、长城、东方、信达四大AMC不能完全应对。2013年11月,银监会发布“45号文”,允许省级人民政府设立或授权一家资产管理或经营公司,地方AMC自此诞生。目前,在不良资产处置的市场中,形成了四大AMC和地方AMC共存的格局——前者主要处置大块的不良资产,后者则针对四大AMC处置效率较低以及处置成本较高的区域不良资产。

2016年10月,银监会对地方AMC的管制进行两大松绑:一方面,允许确有意愿的省级人民政府增设一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;另一方面,允许地方资管公司通过对外转让的方式处置不良资产,转让不受地域限制。

在政策的松绑效应和各地政府的推动之下,地方AMC迎来一波设立高峰。据《中国地方资产管理行业白皮书(2016)》(以下简称《白皮书》)统计,截至2016年12月,共成立了32家地方AMC,其中24家地方AMC是2013年11月之后新成立的。2017年,3个月时间快要过去,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不完全统计,地方AMC已有35家,与此同时,山东、浙江、福建、上海、重庆等地已在筹备辖区内第二家地方AMC,这也被形象比喻为地方AMC的“二胎”。

当初,地方AMC在进行顶层设计时,就没有考虑限于国资背景。“银监会的态度是,支持国有、欢迎民营,鼓励民间资本投资入股地方AMC”,一位与会地方AMC代表告诉记者。只不过,根据《白皮书》的统计,32家地方AMC的股权性质中,国有全资15家,国有控股8家,民营控股仅4家。

经过近20年的兴业外汇,四大AMC已经转型。以信达和华融为例,梳理近几年年报发现,虽然不良资产业务占比依然较高,但资产管理和投资业务与金融服务业务的占比已经明显上升。据《白皮书》统计,相比四大AMC,尚处于起步阶段的地方AMC,不良资产业务仍然是其首要业务收入来源。根据《白皮书》课题组在2015年对十家地方AMC的统计显示,不良资产业务平均占到了62%的比例,资产管理和投资业务收入占22%左右,其他业务收入为15%,金融服务和咨询收入基本可以忽略。

地方AMC期盼金融牌照

不良资产处置需要大量资金,多地AMC的从业人员都提到了资金受限和监管体系的问题。

据《白皮书》课题主持人、西南财经大学信托与理财研究所所长翟立宏介绍,目前四大AMC的平均资本金水平约200亿元,地方AMC仅为20亿元,资本金规模上有较大差异。

对于多数地方AMC来说,股东注入的资本依然是目前资金来源的大头;其次,商业银行对地方AMC发放的贷款也是日常运营资金中重要组成部分。翟立宏表示,其中江苏和山东AMC的日常运营资金中,商业银行贷款占比达到80%以上。

多位地方AMC的代表都提到,存在着融资难、融资贵、担保难的问题,资金来源渠道狭窄,推高了地方AMC融资规模和融资成本,限制了不良资产收购处置规模。

与此同时,由于没有金融许可证,对地方AMC的业务开展也产生了一定影响。多地代表提到,缺乏真正的金融牌照,使地方AMC们无法在银行间市场通过拆借获取资金,土地抵押也无法办理至地方AMC名下,影响着不良资产清收处置工作;同时,也导致了地方AMC无法取得相关资质查询了解债务人信息;更难以像四大AMC一样在公开市场上融得低成本资金。

翟立宏提到,关于地方AMC行业未来兴业外汇的政策建议,首先是“建议发放金融牌照”,建议银监会出台政策,把地方AMC纳入监管体系,发放牌照,使地方AMC在融资渠道、信用评级、发行债券、银行授信等方面均能获得更大的支持。

对此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从接近银监会政策制定方面的人士处了解到,相关部门也在研究金融牌照等相关政策,“不过这是个水到渠成的过程。发放金融牌照,有优点也有不足”。该人士表示,地方AMC的出生本就非常艰难,出生后的壮大、兴业外汇,增加业务范围、增加资质,都是个逐步的过程。